法鼓山新加坡护法会

提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

参加法鼓山新加坡护法会所举办的第一次禅七

法鼓山新加坡护法会所举办第一次禅七,筹备多月后,终于2012年9月29日在新加坡光明山普觉禅寺的药师殿登场了。所有学员都在这一天“报到”,整齐有序的在义工菩萨的带领下进入寮房,准备开始为期七天的禅修。照着规定,安静地将简单的行李安放在自己的床位。晚上,进入大殿听果理法师简单清楚的为我们介绍禅堂仪规及流程;一切是井然有序、清楚明白,心中的紧张和疑惑,刹那间得到暂时的安抚。由於这是第一次参加禅修,不要说“规矩”了,只能用“陌生”可形容当时的心境。想想真的佩服自己,只因同学菩萨的鼓励,不问自己的程度,就报名参加了。听说学员们中,不乏许多亦是“初体验者”之后发生了不少的笑话。在最后一天大堂的分享中实话实说,道尽了继“惶恐”之后的喜悦与感动……超难得的体验。

果理法师庄严的药师殿,如来金身坐姿,手捧七宝塔,巍巍莪莪叠立中央,“选佛场”也经由义工菩萨们铺排的妥妥当当,由台中宝云寺远道而来的监院果理法师及果云法师,维那常朗法师,带领我们进入中阶止观的修学法门。整个环境的因缘是那么具足,使得学员们安详而自在,这也许就是禅堂的感染力吧!非常感恩法师“辛苦”的慈悲指导,对我们这些参差不齐的学员软硬兼施;虽然呵护备至,但在教学的掌握上没有放松,在过程中也看状况,手下留情的不致让我们倒下,松紧拿捏的恰到好处,这能不说是有经验的禅师,善巧方便的功力吗?

体会到禅堂的庄严,一改平时的个性,绝对要认真的看待此次殊胜的因缘,不可马虎。便告诫自己要把握机会努力学习,实践四弘誓愿之“法门无量誓愿学”的愿心。即使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好在除了原本相识的几位学员外,彼此能以和乐的容貌,如礼行仪的落实在行、住、坐、卧中,非常融洽,这样的氛围令人身心愉快。

清晨5点打板,大众鱼贯梳洗后,5点30分在禅堂开始八式动禅。那沉稳的口令~体验放松的感觉,体验伸展的感觉~周而复始稳定的频率,就很具有禅意,再配合着示范菩萨的引导,活力洋溢在每个动作中,达到通身舒畅的效果 ~ 真是美好的觉受;忙碌的都市生活已让很多人都遗忘了简单的健康之道。

值得一提的是禅修早晚课在维那常朗法师的领众下,悠扬的法音,无论是诵经、持咒都是那么悦耳,彷佛一再提醒吾等佛子,应向诸佛菩萨学习慈悲、愿力……如沐甘露,好感动!早、中、晚斋则由果云法师及常朗法师带领列队出堂。果理法师则在一旁指导著。在面对每个境界时要收摄五根,并且清楚觉照身心,就是止观的学习。现代都市人的身心都是很麤重的。在这样不断的薰习下,真的哦!每个动作都有新的感受,可能是从来没有那么仔细的去体会,似乎呼吸都较为顺畅,甚至连食物也特别美味,那当然也要感谢义工菩萨为我们悉心所提供的准备。

禅是智慧,禅法即佛法。果理法师谦虚的说,是圣严师父法身在带领我们,整个禅七一次又一次的开示:禅修的观念及方法。法师总会为学员再详加解释及要领提示,时不时耳提面命。例如修行中所发生的痛、痒、麻、酸是正常的身心反应,不要在乎自然会消失;心理的反应也要舍(不执著),时时刻刻回到方法,体验呼吸。修行决不是冷水泡石头,有定无慧。还有“直观”的前方便,也就是对境时不给名词,不给形容,不比较,这些都针对我们的习性予以对治。

男女众在禅修

“禅”是一种绝对客观的智慧,超越自我中心的态度。师父也提到无念、无住、无相,就是“无我”的观念,它不是知识、经验或者思辨,总的来说,佛法的目的及功能,就著重于智慧的追求与开发。师父的开示内容丰富,由浅入深,在解释《六祖坛经》之定慧品时,我觉得最经典又容易记的是“外离相,内不乱”来说明禅定。而定不离慧,慧不离定;则是说明了定慧彼此的关系,实是相辅相成,才能成就“定慧等持”。

佛法的宝贵观念在师父白话的解释与说明中,相信大家都很容易明了,而不再是那深奥难以理解的教条,若是真能如实地运用到日常生活中,我们一定可以成为一个自在而有智慧的人。听闻法义的开示后,除了惭愧感恩外,觉得格外幸福 ~ 是什么因缘让我享有这么大的福报?明明是自己受用,施予者却那么周全地苦口婆心要令我们受益?除了菩萨的慈悲、愿力 ~ 众生无边誓愿度外,我真的无法解释。

打坐时也是状况连连,虽然知道正确的态度,但还是经不住嗑睡来袭。尤其是上午早斋过后的那炷香,眼皮总是会自然下垂,点头如捣蒜;因为习性使然,身心还无法马上调整过来,感觉昏沉不已;痛苦难熬。在天人交战中,我以无比的毅力,硬是将眼皮睁开~眼泪流出来后,升起一股惭愧心;我不能这样懈怠,辜负这一切的善因缘。提起正念后,最终我克服了障碍,一切回归平淡,不用挣扎,就是那么自然。因为“接受”了那所谓的痛、麻、痒、累的过程后,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了。但不是说我因此就坐得很好哦,只能说比较适应罢了。

助理监香会安排学员去向法师小参,我又犯执著了。我都还是新手上路,方法都还掌握不好,更别提有什么体验,该问什么,怎么问?根本打算放弃,没想到助理监香说还有时间剩余,可以小参,转了一个心念,便鼓起勇气,向果云法师请教,才知道自己在基本功夫“数息”上有运作不当的问题。在明白后,真替自己松了一口气。若少了小参,自己在方法的操作上不完全正确,正一步一步走向盲修瞎练而不自知。这又检视出“自以为是”的心态,差点耽误自己,幸亏当时转了那个念。

第一届禅七圆满!

文 / 刘茂英
活动日期 / 2012年9月29-10月6日

活动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