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鼓山新加坡护法会

提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

禅七体验与感想

学员在禅堂打坐
这是我第一次参与禅七的活动,感恩诸佛菩萨的护念,让我们顺利地圆满此次禅七。在这七天里,只能用“好”字来形容;就是“好吃”、“好睡”,又“好打坐”,而且每天还能观看圣严法师禅七DVD的开示,让我觉得非常法喜!
 
平时属于“夜猫子”的我,在第一个晚上有些担心会睡不着,因为从来不曾晚上十点就休息的。所以在睡前心里默念了两圈108的六字大明咒来安心,谁知念完后,就不知不觉地入眠了,而且每晚都能很快地入眠,即使半夜醒来也能马上入睡。这使我在接下来的七天打坐里很少昏沉的现象。
 
这次禅七最大的尝试是把平时惯用的佛号加数字的方法改成用数息法。心想不论南传或北传都用数息,何不趁此机会把它学好?因此全程都用了数息法。开始时有些不习惯;常觉得呼吸有些紧绷。后来想到圣严法师说:“要自然地呼吸,不控制呼吸,知道有呼吸就好。”就慢慢地放松地呼吸,三支香后便能运用自如了。
 
以往听到禅七就会联想到腿痛,而自己很幸运的只有三支香有腿痛的现象。每一次痛得想搬腿时,引磬声正好响起了。到了第三天中午,当我把坐垫加上一块毛巾后,再也没有腿痛的现象了。然而,当腿不痛,坐得舒服时,瞌睡虫便悄悄找上门,还好我很快地把它赶走了;就是提起“正念”专注地数息。
 
当数息进入平稳、流畅,腿不痛,也不昏沉时,头脑竟出乎意料地清醒、明了。尤其是第三天的最后一支香,从没想到自己能不漏数、也不超数,在清清楚楚的当儿,头有微被震的感觉;一股力量遍布全身,然后眼前一片黑暗,刹那间只有头存在的感觉,心里顿时生起:“身在哪呢?”,想起师父说:打坐时眼可微睁,就微睁双眼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正想继续打坐时,引磬声又响起了。原本还不想出静,听到师父说必须起来拜佛时,才带着不舍的心情做出静运动。
 
自从经历那一晚的体验,接下来的打坐,总是想找回当时的感觉。虽然知道要“回归单纯,把握当下,只管打坐”,可心里办不到。但还是试着体会圣严法师说的:“每一次都是新的开始,新的呼吸,新的体验。”第四天晚上,当果谦法师与常藻法师为我们作小参时,我大略的说了当时的情况与之后的心情,果谦法师开示:“见到好像不要去执着!”
 
果谦法师及男女众学员
 
第五天早上的三支香都感觉非常清、明,而且打坐时都有亮光出现;光不是一闪而过,是慢慢地消失,可从1数到8才消失。特别是将近中午的第三支香,亮光越来越早出现,也慢慢地消失。有种微震的力量从头至全身,眼前出现空明的境相。就在此时白色观世音菩萨现前,心想这不是家里的那尊吗?急忙告诉自己只管打坐,而心要安住只能呢?还是回到数息吧!数没多久,引磬声又响起了。到了晚上果谦法师再次为我小参时开示说:“如《金刚经》所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一切都是假的。我会看到观世音菩萨现前,是因为平时有念她的圣号,所以在八识田中种下了种子。”如果从“默照”来看,“默”是不受影响,而我却实是着了相。
 
几支香坐得如此轻安的情况下,心里生起一个念头:这样舒服的情况,对自己的菩提心是否有帮助?后来常藻法师开示:禅修是为了调伏烦恼,如果长期处于轻安的状况是无法得到心灵上的提升,所以法师建议学习双盘,而且要知道什么该舍?什么该放下?
 
果谦法师也常提醒我们:禅法是减法,不是加法,应放舍诸相。其实,《心经》讲空相,《金刚经》讲无相,都是同一个涵义。空是缘起性空、无自性、无相,也是中道。然而,这也只是理论上的了解,还无法如圣者般的如实知。
 
最后,我想感恩成就此次禅七的一切因缘;三位法师用心的带领,所有法鼓山义工尽心尽力默默地付出,不论是大殿、五观堂或是茅房,都维持得谨然有序。非常赞叹此次禁语进行得非常成功,证明大家都能摄心、收心与安心。
 
敬祝:菩提精进、六时吉祥!
 
文/吴秀珍
活动日期 / 2013年10月14-20日
活动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