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arma Drum Singapore

Uplift the character of humanity & build a pure land on Earth

2016年第十三届法鼓山生命自觉营学员心得

佛法与魔法:寻访心中的霍格华兹
(女众第七组学员:演如──新加坡学员)

  2014法鼓山僧伽大学招生的宣传文字是:「哈利波特就读的霍格华兹,能够帮你打败敌人。圣严法师创办的僧伽大学,能够教你没有敌人。」 我觉得法鼓山的僧伽大学好像也有魔法。

  在佛学上没有任何基础;对法鼓山也没很了解;对创办人圣严法师更是有点陌生​​。但,我却很奇妙的来到这个「自觉营」。 01月17日抵达台北,迎接我的是一场大雨。而接下来的天气可以用我朋友的一句话总结「妳把冬天带来台湾了!」知道我上山进入营队之后的前两天将会是台湾几十年以来最冷的冬天,朋友安慰我那是个不错的体验。我苦笑「是啊,说不定还会看到雪。」01月23号,我带着有点不安的心情报到。我来自没有四季的新加坡,冬天对我来说非常陌生,而且即将来临的还是很冷的冬天。不过,很奇怪,我丝毫没有任何想退出的念头闪过。

适应:O……K
  手机被收走OK;要和九个组员住同一个房间OK;用餐的同一副碗筷会一直陪着我整11天也OK;碗筷这11天内都不会「经过」水龙头清洗…… ,也OK;不过……,用餐餐具只有碗筷? !平常用汤匙,叉和盘的我到底要怎么把饭粒夹起来?受戒之后,晚上10点要在床上躺平,早上要4点起床?!我平常几乎都早上4点才睡。我到时睡不醒,会不会有人叫我起床啊?就这样我有点担忧的一晚没睡。隔天昏沉了一天。第二晚,反反复复。隔天昏沉了半天。接下来的晚上,渐渐进入佳境。中间醒来的次数也变少了。明明香板的敲击声绝对比刺耳的闹钟更没「杀伤力」,可是大家都会自动起床。我的组员真的都一听到香板声都自己起身。意外的是,我竟然也不例外? ! 「魔法」启动了!没有手机好像变成理所当然的事,唯一想起手机的时候,是想要Google授课法师提到的某个高僧的故事,或提到的某个经文,或是和我们分享的某个有意义的短片。那为什么我以前会因为忘记带手机就会极度不安的一定要冲回家拿呢?

薰法:慈悲
  受戒典礼,我没哭。搭曼衣我也没哭。有很多好像应该哭的场合我都没哭。我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变冷血了。还好听到圣严法师当初对某一届的自觉营学员说的「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们都找回来了,现在你们又要离开了,这下子不知道又要在外面流浪多久,才能回家。」我的心会揪一下,落下几滴眼泪。坦白说,每当营主任法师问大家「有没有很想离开的?有没有很想留下来的?」我都没举手。因为真的两者都没有。但听到圣严法师的这番话时,我当下的心情是不想离开的。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我好像开始「认识」圣严法师了。
  到了第七、第八日,用餐还是一手捧着碗,一手拿筷子。我还是依然挣扎着把饭粒夹起来。但,我却莫名的开始认真学习用两根手指夹住袖子上的缦衣,其他三根手指捧着碗。之后我还对能做得到的自己沾沾自喜!舍戒典礼上,开始卸缦衣时,我就已经开始抽泣,但是我告诉自己不能哭,要好好把曼衣卸下折叠好。把捧在手上的曼衣交给带组法师时,我终于体验到之前组员们所分享的:「眼泪不知怎么了就是一直流,没办法停止。」
  我们上课的其中一个小组讨论题目是「同情和慈悲」的分别。我们列出了很多不同。但直到离开营队之后,我才恍然,这十一天里,我感觉到的,就是「慈悲」。看似很平凡的十一天,却有着满满的温暖,感动,真诚,包容和慈悲。第一次看到雪的我却觉得我过了一个最温暖的冬天。因为十一天承载着所有法师们,所有内外护菩萨,还有所有任何我可能不知道的菩萨们的细心呵护和照顾。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见到的任何法师,都是一直展露出慈悲和真诚的微笑。即使犯了错,法师也是温柔叮咛。我会内疚,会反省,但是不会自责。

重逢:道友
  本来以为会是有些「克难」的出家生活,却偶尔觉得反像是被捧在手心细心呵护的小孩。但是我们也没有怠息,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学习新的东西和知识。学习怎么放下「自我」,怎么跟大家一起和睦共处。虽然只是短短的十一天,大家都渐渐潜移默化的开始放下自我,开始懂得为别人着想。我想应该是大家都在心里默默复习着圣严法师说的:「对人要存慈悲心,对事要有智慧心。」
  我们这组「跨国组」(台湾、香港、马来西亚、厦门、新加坡)从第一天的陌生到渐渐的互相扶持。我们互相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互相勉励和鼓励,毫无保留的为自己,也为对方流下真诚感动的眼泪。我为已经找到方向的组员开心,也为有成长的其他组员和自己感到开心。也许我们真的是上几辈子就认识的伙伴,因缘又让我们在这里重逢了。
  离开营队的那一天,还是大雨送我们走。法师们一个个的分派已经贴心装在纸袋里的面包给所有人。法师的举动就好像妈妈担心孩子出远门会饿的用心。和第一天来的时候一样,法师们排列两排撑起雨伞为托着行李上车的我们“铺路”。几乎一样的情景,但比起刚到的时候只有的「受宠若惊」,离开时更加上了很多很多的感动,眼泪和不舍。伞下的法师们始终对我们展露慈悲的笑容目送我们离开,我们在车上用力的挥手。

我,并没有「神奇般」的突然「自觉」了;
我,回国后,还是早上四点才睡;
我,还是继续用汤匙,叉和盘子吃饭。
但是:我,得到了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的出家体验;
我,找到了难能可贵的友谊;
我,过了可能是这辈子最温暖的冬天;
我,找到了最初某个闪闪发亮的自己。

文/演如
活动日期/2016年01月22 - 02月02日
刊载/法鼓山生命自覺營脸书

Event Type: